什么分水布局这么厉害,竟致河南四任交通厅长中招落马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招财

 

  一直以来,河南省交通厅就是一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地方。因为,在河南省交通厅大楼里,曾经诞生了一个广为流传、家喻户晓的风水斗法故事。

河南省交通厅自90年代以来,四任厅长先后陆陆续续因腐落马而身败名裂,使其成为了官场大地震的重灾区。

依照周易全息时空密码理论分析,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,有其果,必有其因。那么,从风水角度而言,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么多前任厅长都仕途夭折,而且不得善终呢?

 

  其实,这其中的真相倒不复杂,原来,河南省交通厅的对面是一所炮兵指挥学校,而几位前任厅长呢,都是被炮兵学校的“一排炮筒子”给轰下台的。当然,这一排大炮显然是在某些有特殊用意之人的授意下安放的,其构成了风水上立竿见影、收效神奇,而且破坏力与杀伤力极强的形法风水局!

以下,我们逐一披露个中奥秘玄机,以期还原事实真相。

第一任交通厅厅长曾锦城

 

  1989年9月,曾锦城就任厅长时间不长,曾夜做噩梦,恰巧,他一大早起来刚刚洗簌完毕,他的部下就跑来向他反映说:“曾厅,对面的郑州炮校有几门大炮,正直对着咱们的办公大楼”。曾厅闻讯后,就急忙上楼察看,果然几门乌黑的炮口就映入了他的眼睑里。他倒吸一口凉气,在心底深处深深感受到了一种很重很重的戾气与他相侵犯。他看着黑压压的几门炮口,心中很不是滋味,感到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悲凉笼罩心头。

他不敢有丝毫怠慢,即日即刻便与炮校方面进行商榷,曾厅拍着胸脯铿锵承诺道:“若炮校方面能将炮位调转的话,我堂堂一厅之长愿付百万元人民币”。

炮校方面听闻此言,竟然变本加厉、趁火打劫,勒索交通厅五百万元人民币。曾厅闻之,愤慨之极,拂袖而去,此事最终未果。

时间转眼就到了1993年,曾锦城因被人举报违纪违法问题免职、调任。1995年,其因东窗事发,因腐落马,竟然锒铛入狱。

第二任厅长张昆桐

 

  张昆桐于1994年11月很快到任,张厅一上任的首要任务,便是亲自与炮校方面进行炮口相关朝向问题的商谈。张厅比曾厅更痛快、更大方,他愿意付给炮校五百万人民币作为交换条件。

但是,中国有句老话叫做:“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也正是应了这句中国老话吧,校方面却不吃张厅这一套玩玩小儿科的把戏,反而狮子大张口,一不做,二不休,索性向河南省交通厅索要两千万元人民币作为前提条件。

张厅闻听价码速增四倍,气得脸色铁青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他大大咧咧的大骂一声:“妈的,太黑了”。旋即,他便和曾厅一样,拂袖而去,不再予以理会。

话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被张厅稀松平常的搁置了下来,一放就是月余时间。而炮校呢,却耐不住性子了,因为他们急呀!急着想落袋为安啊!

耗尽了口舌,磨破了嘴皮,最终没有得到一分一厘,炮校方面岂肯善罢干休?他们一商量,就将九门大炮全部直接对准河南省交通厅的大楼摆放。

果不其然,2001年3月,张昆桐因受贿、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至此,张昆桐自1994年11月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、厅长直至落马,在不足七年的时间里被查出受贿金额一千余万。正如他所说:“我才收了1000多万呐,你就黑我2000万啊!简直太黑了!”

第三任厅长石发亮

 

  石发亮于2000年5月任职交通厅长,石厅上任伊始,便有幕僚高参,与历史史册中记载的资料一模一样献计献策,实则是拍马溜须矣。

幕僚高参献媚道:“石厅,您知道曾、张两任厅长都是被对面的大炮打下台的。” “啊!”石厅大惊失色。幕僚高参又道:“自从炮校把那几门大炮的炮口,对准咱们交通厅以来,咱们就连连事故不断啊!”

听闻此言,石厅本来就微波荡漾的心湖更加不平静起来了,一石激起千层浪,石厅忐忑不安的心境,愈加忐忑不安了。他左思右想之后,如坐针毡,亦仿佛热锅上的蚂蚁,他越想越害怕,就越不敢往下想了。

他拍案而起,大吼道:“来人,快来人。”石厅便立马派脑筋活络、通机达变之人前去和郑州炮校方面交涉,而他本人呢,则尽量回避、隐藏、亦或躲避起来,这自然有他的道理在里面。

交涉者向炮校的人说道:“您们的大炮,怎么放都是放,何必一定要对准我们呢?”炮校的人说道:“四面八方都有人,老百姓也是人呀,难道让我们的大炮对准老百姓不成?”

 

  当谈判的信息及时反馈到石厅那里的时候,石厅却又改变了主意。因为,其时有一位高级幕僚,附耳低语对石厅表说了一番后,石厅那布满阴霾的脸庞上渐渐荡漾起了一丝笑意。

“正所谓同门同宗不伤,就是一家人不伤一家人。炮校都是军人,只要我们穿上军装,哈哈……”石厅笑道。“妙哉。妙哉。”石厅连连叫好道。

石厅当即就给他的下属们下达了一道“死令”,军令如山倒。石厅严令,河南省交通厅的所有职工,必须一律着军装上下班。一时间,河南省交通厅所有职员全部穿军装上下班,便成了河南省会的所在地——郑州市的一道最最亮丽的风景线,曾经引来了不少回头者、观赏者、看热闹者,以及不少拍客、记者等等驻足观看,品头论足。

然而,让石厅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2002年12月,在中纪委的直接领导下,河南省纪委对石发亮实行“双规”,审查其违纪、违法问题。2006年8月,石发亮被荆州市中级法院查获受贿近四千万元人民币,被判无期。

第四任厅长安惠元

 

  河南省交通厅在经历了厅长们的“三连倒”之后,河南省于2003年2月将原省计委副主任安惠元空降至交通厅担任厅长。

话说安惠元这位老干部,是见过大世面的主,他上任三天就将大笔一划拉,立马拨给了郑州炮校两千万元人民币,作为基础设施建设基金,结果就是可想而知的了。

炮校方面,在收到河南省交通厅安厅拨款的第一分钟内,就调转了炮位的炮口指向,并郑重向安厅承诺道:“只要安厅在位一天,我们绝不会调转炮口指向交通厅的。我们说到做到,决不食言。”

 

  河南交通厅此前的模样。(网络照片)

 

  为了更为稳妥,安厅四方打听,重金聘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寻求更好的化解之法。风水大师说到:炮就是火,而能灭火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水,而水呈蓝色。所以,只要把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改变颜色,就能部分化泄掉炮校的火。当然,最为彻底的应对之策就是搬迁,离开此是非之地,以求平安……

于是,河南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,顷刻间在人民群众的眼中就变成了现在的蓝色。至于交通厅整体搬迁之事,因种种原由,至今未果。

因为及时采取了风水调理与应对之策,安惠元在2003年2月—2008年3月担任省交通厅长期间不但安然无恙,而且不久后,老安顺利升任河南省政府秘书长,河南省政府办公厅主任。他是数任厅长中,唯一幸免于难,至今仕途顺畅的厅级干部。

第五任厅长董永安

 

  董永安于2008年3月到任交通厅任厅长。其时,炮校方面早已不失时机的将炮位的方位调转了过来,又将炮口调回原位,亦即直接对准河南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。

董厅伫立窗前良久,思绪万千,亲眼目睹着眼前的黑压压的炮管、炮口,百感交集。他心里很清楚,此刻已不可能再找来借口,给炮校拨款了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董厅的智囊团只能奔着防御之路数,再三商榷后,实施了一个与之相对应的举措,据说是两全其美的办法,亦即化解之法。他们在交通厅办公大楼的楼顶,用水泥和钢筋建造了一个巨大的钢盔,用以对峙防御炮校的炮口。

 

什么分水布局这么厉害,竟致河南四任交通厅长中招落马
  戴上钢盔、涂上蓝色的河南省交通厅办公大楼。(网络照片)

可惜的是,钢盔却没有能挡住炮弹,董厅就任不到一年,河南省交通厅就再发贪腐大案,可喜的是挨炮的不是董厅,钢盔保住了董厅的头,副厅长李占朝因腐败落马。李被双规后,董永安已是惊弓之鸟......2011年,董永安因涉嫌违纪问题被“双规”。2012年11月,董永安因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。

公开资料显示,1997年10月,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曾锦城,因受贿被判刑15年。2001年3月,曾锦城的继任者、河南省交通原厅长张昆桐因受贿、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2001年12月中旬,时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,涉嫌违纪违法被“双规”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